|
|
|
|
|
|
|
|
|
学院介绍:
  杭州求是高级中学的办学目标是“以人为本,建设可持续发展的中国名校”。 
    推荐文章
   学校发展
   教师发展
   学生发展
   课程建设
   教学研究
   办学特色
   信息与国际化
   后勤服务
   招生招聘招标
   校友会
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课程建设 > 咋就成了闹事了呢?明炎烈觉得眭成连的脑子不是被门挤了就是进水
 
所属栏目 文章标题 更新时间
咋就成了闹事了呢?明炎烈觉得眭成连的脑子不是被门挤了就是进水 未知 admin
 
  你说什么?这怎么能算是闹事呢?明炎烈一听眭成连把他们停工到总部要求加薪的事扣了个闹事的大帽子就炸裂了。
  
  这年头人都有病还是咋地?明明是为了加薪的正当事说理去,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合着你每个月挣的多不愁生活,可我们这些年轻的呢?一个月扣掉乱七八糟的开到手才五六千块钱,这五六千扣扣房款再刨掉吃喝哪还剩下钱?我们可是一线的工人啊,一个班上到十一二个小时是家常便饭,这还不说,每个月才给三四个休息,人一天到晚累得个贼死才挣的不到仨瓜俩栆的钱,这班上的还有个啥意思!明炎烈腹诽着。
  
  书记,你这话就不对了吧!你说我们闹事有啥根据啊!明炎烈气呼呼的问眭成连。
  
  啥叫兵头将尾?你是个班长,不压事还挑事,带着头去闹事,都像你这样当班长的,我们还怎么管下面的工人!一言不合眭成连就来了个恶人先告状,一下子把明炎烈咥潮了。
  
  书记,你真的是贵人多忘事啊,今年第一个月刚开完资,工人一看开的太少,意见满天飞的,我当时就向你汇报了。你说以后会补的,让我跟下面的工人说说。这都四个月了,月月都开这么一点儿。岁数大的还好,那些年轻的工人不是刚结婚还房贷就是孩子还小要喝奶粉,书记,你也过着个日子,现在这物价就那点儿钱够干啥的?明炎烈跟眭成连解释着说。
  
  眭成连气的说那你也不能带着工人一起去闹事吧!
  
  书记我这也是没办法,下面的工人都停工了,我一个人能干啥?再说了不单是他们我也实在是过不下去了,我妈和我爸岁数大了身体不好,前几天齐齐住到医院里了,我是家里的独子,不管又不行,一把掏了两万多的住院费,我的房子贷款还没还清,再扣两千多块钱,你说说我这个日子咋过?明炎烈诉了一大堆的苦。
  
  好了,现在你们事也闹了,说什么也晚了。我和张队长刚从陈书记那儿来,陈书记把我俩骂了个怂形,说我们没做好工人的思想工作,要撤了我俩,要不是冷副书记在旁边说情,我俩这会儿已经被一撸到底了。就这也没落下个好儿,我俩都被欻下来半级,正的降成副的,说是以观后效,谁知道以后啥情况呢!唉!我现在也不说别的了,你让那些去闹事的人把发到朋友圈的视频全删了,别放在那儿显眼了。陈书记答应会申请集团公司在下几个月里陆续的补发拖欠的奖金。眭成连眼圈有点儿红,心酸的险些说不下去了。
  
  明炎烈知道眭成连爬上去也不容易,这一处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官复原职呢。眭成连虽说说话有点儿臭,不过人还不算坏,工人谁家有困难的他都会想办法解决,谁家里有白事他也会带着工会主席去上门慰问。事赶事,这次工人去上访也是没办法的事,不成想连累了书记队长被撸下来半级。
  
  哎,我这就去班上说去,让他们立马删了上访的视频!明炎烈痛快的答应下来。
  
  这时外面突然刮起了一阵龙卷风,风卷着煤尘和沙子扑打到玻璃窗上,眼见得外面的世界黑了一片。龙卷风刮过去又起了沙尘暴,沙暴狂啸着吹过毛乌素,像狼嚎。
  
  明炎烈脱下衣服裹着头从办公室里冲了出去,风从窗缝里钻了进来,风声呜咽像是有人再哭。眭成连也想跟着哭几声,想着想着又做了罢,只是重重的叹了口气,风越刮越大,叹气声一下子消失在了狂啸的风声里。